在臺灣扎根的日本人系列:鼓手/作曲家/音樂製作人 戶田泰宏

檢視相片

23歲在家鄉受挫,偶然來到高雄散心,卻為人生轉了一個彎,展開了另一場人生旅程。現往來日本故鄉與臺灣之間,活躍在音樂的第一線舞臺。

戶田泰宏從小腳程就很快,小學時總是運動會上的明星,升上國中以後他同時參加田徑社與足球社兩個社團,能用5.79秒跑完50公尺的他靠一雙快腿打遍地區賽事無敵手,周遭都期許他有朝一日能成為傑出的體育選手。然而,他在國二那年因後腳跟部韌帶斷裂住院,首嚐人生的挫折。

即便如此,老天爺賞賜的才華不只一項。他的上班族爸爸喜歡Group Sounds跟披頭四,媽媽也愛唱歌,這些都被戶田少年一一繼承了下來。當時他原本就是Boøwy的粉絲,在住院時期把玩起買給他打發時間的吉他後,一待出院便開始籌組樂團,一股腦投入音樂的世界。升高中後沒過多久,戶田被輕音樂社的學長姐欽選來做鼓手,參與音樂競賽「樂團甲子園」的埼玉地區預賽,並一鳴驚人地奪下最佳鼓手獎。

「大概就是這個經驗讓我有了誤解吧。後來我就從才剛入學沒多久的高中退學,改去念函授型的高中,以成為職業樂手為目標,跑去當時南浦和的Live house『Potato house』當助理。在第一線聆聽各種各樣的樂團音樂讓我變得更懂音樂,另外我也在許多樂團尬一角,多的時候甚至在十幾組樂團兼任,真的是段每天浸淫在音樂裡的日子。」

他幫各種類型的樂團打過鼓,從當年流行的視覺系、女子樂團到藍調、搖滾等等,那時候的戶田深信自己是約翰.柏那罕(John Bonham)再世,也就是英國傳奇搖滾樂團齊柏林飛船的鼓手,他死於戶田出生那年。齊柏林飛船「對話同時推動音樂」的CD讓他深深著迷,直到今天仍然每天聆聽。

接下來,戶田在故鄉教打鼓或做點音控工作,靠打零工維持生計,全心全意投入樂團活動。23歲那年,由戶田自己領軍的樂團有了能正式出道的機會,沒想到卻有團員爆出醜聞而退團,樂團也就這樣被迫解散了。這是他人生第二度的挫折。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雖挫折不斷,仍保有對音樂的熱情

日子又變回之前那樣,天天協助其他樂團演出,就在他幾乎陷入自暴自棄之時,戶田踏上了孤身一人的旅途,而且自然而然地選擇到國中時家庭旅遊去過的地點,臺灣。或許是南部的水土跟他很合,戶田就這樣在高雄逗留了一陣子。那時候每週一次晚上九點,都有吉他社團會在高雄文化中心的戶外場地練習,戶田會配合他們的演奏,用鼓棒敲擊打點板抓節奏。

「可能是看到我在那邊打拍子吧,一個怪怪的大叔,啜飲著裝在水壺裡的威士忌加水,跟我說,要我明天去他的公司一趟。」

原來他就是灰姑娘音樂製作有限公司的老闆吳坤龍,那一年是2004年,戶田24歲時候的事。戶田以音樂家身份在臺灣活動的日子,就這樣在劇情急轉直下中展開。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在臺灣,運氣似乎也站在戶田這邊。他負責居中協調日本藝人來臺公演的事宜,包括相川七瀨、X Japan吉他手PATA等人,同時也有機會以鼓手身份站上舞臺表演。2006年時,楊培安演唱的臺灣啤酒廣告歌曲〈我相信〉紅遍大街小巷,隔年同間公司的廣告歌曲遂再次由戶田擔綱譜曲,同時參與錄製工作。於是,戶田的作品〈盡情看我〉搭著楊培安的歌聲,迴盪在城市之中。但即便如此,戶田卻陷入了消沈的谷底,因為製作上述作品所獲得的酬勞,全都被一個邀他一起做音樂經紀事業的人給騙走了。這是他人生第三度的挫折。

即便如此,吳老闆還是很照顧戶田,只要去辦公室就會準備好便當給他吃,戶田雖然身無分文,但請他去樂團伴奏的通告倒是相當穩定,2009年高雄世運會開幕典禮的舞臺上也看得到戶田的身影。從這年起一直到2013年為止,戶田暫時把據點轉移到了臺北,因為包括從「星光大道」展露頭角的歌手在內,市場規模更大的臺北開始出現源源不絕的表演通告,諸如梁心頤、岑寧兒、何韻詩等等,不光是臺灣,來自香港藝人的邀約也是接到手軟,他還創作了〈自由靈魂〉給梁心頤演唱。

戶田再次乘風而起,而在個人生活方面,2010年時他和一位臺灣原住民卑南族出身的女子結婚,並於隔年生下長子。2013年時,他再次將活動據點遷回高雄,在那裡找了個地方自住兼作為工作室,還談妥了要跟著名偶像歌手巡迴中國表演。不過就在此時,戶田的前方再次烏雲密佈。這年,釣魚臺列島的主權問題在日本與中國之間重新燃起紛爭,就在即將出發巡演的前一天,原本談妥同行的戶田突然臨時遭到取消,就因為戶田是一個日本人。原本預定跟戶田一起參與巡演的吉他手日京江羽人也一樣,即便他是土身土長的臺灣人,仍因為藝名太日本而被臨時喊卡。戶田親身體驗到了所謂的「China risk」(中國風險)。這是他人生第四次挫折。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回家鄉開設據點,為臺日音樂交流奔走

2015年時,戶田下了一個跟過往完全不同方向的重大決定。他在家鄉埼玉縣宮代町開了一間「Café・Formosa」,由妻子當家經營,在運作上軌道前的一整年間,戶田也把大多數時間花在日本這邊幫店裡的忙。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「我會選擇在宮代町開Café,首要目的是想讓長子在豐沛的大自然環境裡成長,其次則是之前合作過的臺灣藝人中,有不少人覺得,比起在中國要先經過官方審查,他們會想去有創作自由的日本試試看。雖然我的店空間很小,只要塞個20人就客滿了,但陳零九、王若琳跟江惠儀等藝人都願意在東京辦活動之餘,順道過來這裡開迷你演唱會。然後還有第三個理由,就是我想在自己的家鄉推動日臺間更深一層的交流。大概是在海外生活之後,對家鄉的愛更強了吧。」

戶田在宮代町推動製作了「森林演奏會」活動,讓孩子們用紙箱製作「木箱鼓」(一種箱型打擊樂器)表演,以「讓人與大自然溫和發光的城鎮」為主題的宮代町宣傳影片中,也用了由戶田譜寫的曲子當主題歌。除此之外,他也是討論鎮上學校統合與廢校問題的宮代町智庫委員會的一份子。

另一方面,從2017年開始他也參與了以桃園為主場的臺灣職棒球團,Lamigo桃猿隊在臺灣舉辦的日本嘉年華活動「YOKOSO桃猿」的企劃,活動請來前WANDS的主唱,也是演唱SLAM DUNK《灌籃高手》主題曲<直到世界的盡頭>的上杉昇、演唱《ONE PIECE航海王》主題曲〈We are !〉的北谷洋,以及唱《聖鬥士星矢》主題曲〈天馬幻想〉的NoB演出,戶田自己也在演唱會上打鼓參與伴奏。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他把家人留在宮代町,自己繼續在高雄獨自生活,同時頻繁往返於日臺兩地。看戶田這樣為日臺雙邊的文化交流努力奔走,我向他詢問眼下有什麼目標,還有他景仰什麼樣的人物。

「我預定要在今年2019年的11月辦一場活動,是王若琳跟梁心頤的『兩大臺灣女歌手之夜』,未來也計畫在日本媒體介紹『華流演藝圈』,我認為這是我的使命。景仰的人物是鼓手的大前輩外山明老師,23歲那年我眼看著樂團就要出道卻不得不解散的時候,他是一直給予我支持的精神上的師父。外山老師以親身的經驗,教我要擺脫既有成見,還有人永遠可以進步。」

檢視相片

(戶田泰宏提供)

今年在臺灣最大音樂獎項「金曲獎」的盛會上,戶田參與製作歌曲的幾位藝人也獲得了提名肯定。我從戶田身上學到一句話,叫「熱情的存款」,是指在現場實際聆聽大量美好的音樂、徹頭徹尾的練習,透過這些累積的東西。即便路程顛簸不斷,戶田仍舊在臺灣的音樂界裡確切地留下了自己的足跡,這全都要感謝「熱情的存款」所賜。我感覺到戶田陽光爽朗的笑容後面那份熱情,而這句話也是戶田送給下一個世代音樂人的鼓勵。

廣告

公校移民學生續增 英語輔導需求大

紐約市獨立預算辦公室(New York City Independent Budget Office,簡稱IBO)6日發表報告指出,全市公校註冊學生人數逐年下降,但其中的移民學生數量不斷上升;市公校系統雙語教育、英語學習等提供給母語非英語的移民學生的項目需求也激增。

IBO在當日發表的報告中,分析了從2014至2018學年的數據,指出全市公校學生人數四年裡減少了2.1%;然而,全市從幼稚園到12年級的公校學生中,在家中不講英文、需要公校提供英語學習項目的學生,四年裡增長了4.6%,從2014學年的14萬4700人提高到2018學年的15萬1300人。

市教育局在公校為英語非母語學生提供的輔導、協助項目,主要分為英語為新語言項目(English as a New Language Program)、雙語教學項目(Dual Language Bilingual Program)和過渡性雙語項目(Transitional Bilingual Progam)三大類;IBO指出,全市需求最廣的,是提供給新移民學生的英語為新語言項目。

報告顯示,在剛結束的2018學年裡,需要額外英文輔導的學生,83%註冊的是英語為新語言項目,另外11%註冊在過渡性雙語項目,註冊雙語教學項目的則只有6%;2018學年裡,新增的英語為新語言項目註冊學生增加約9800名,雙語教學項目則新增約1600名,相比之下過渡性雙語項目的註冊學生減少了2500人。

報告也顯示,須要從頭學英文的新移民學生,主要集中在布朗士、皇后區和布碌崙(布魯克林)的公校;其中布朗士最多,占35%,皇后區居第二,占近31%,布碌崙則有27%。

研究:一年只喝瓶裝水 竟多攝入9萬塑料微粒

研究發現,喝瓶裝水會大幅增加攝入的塑料微粒數量。(Justin Sullivan/Getty Images)

研究發現,喝瓶裝水會大幅增加攝入的塑料微粒數量。(Justin Sullivan/Getty Images)

著名期刊《環境科學與技術》最近發布報告,在自來水瓶裝水、啤酒中均發現有塑料微粒,而瓶裝水中的塑料微粒數量比自來水多22倍;如果一年只喝瓶裝水,會比喝自來水多攝入9萬顆塑料微粒。專家建議,儘可能少喝瓶裝水。

瓶裝水幾乎已經是許多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,甚至在家裡、在辦公室,瓶裝水也成為日常飲用水的標配。不過,最近的研究報告可能會讓人們考慮改變這樣的生活習慣。

只喝瓶裝水 一年多攝入9萬顆塑料微粒

著名期刊《環境科學與技術》(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)刊載了一份題爲「人體攝入的塑料微粒」(Human Consumption of Microplastics)的研究報告,指喝瓶裝水會大幅增加攝入的塑料微粒數量。

根據數據分析,瓶裝水的塑料微粒平均比自來水多出22倍,如果一個人一年只喝自來水,會喝入4,000顆塑料微粒;但是如果一年只喝瓶裝水,可多攝入9萬顆。

塑料微粒通常是指直徑小於5毫米的塑料顆粒,多來自於塑料瓶、塑料包裝袋等塑料製品的解體分化。較大的塑料微粒肉眼可以觀察到,而較小的只有一個細胞大小。

這不是針對瓶裝水塑料污染的第一份研究報告。

名牌瓶裝水普遍檢測到塑料微粒

2018年,由非營利新聞機構Orb Media牽頭,對9個國家、11個品牌的250瓶暢銷瓶裝水進行了檢測,這是迄今為止全球最大規模的一次檢測。

檢測發現,93%的瓶裝水含有直徑大於0.1毫米的塑料微粒;這樣比頭髮還粗的塑料微粒,每升水中平均含10.4顆。

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弗雷多尼爾分校化學教授謝麗·梅森(Sherri Mason)負責檢測和分析,她表示,「我們在一瓶又一瓶、一個又一個品牌中發現了(塑料微粒)」。

需要說明的是,這259瓶被檢測的瓶裝水全是著名的國際品牌或國家品牌。

這個檢測結果當時也引起世界衛生組織(WHO)的關注,WHO宣布,將對瓶裝飲用水中塑料微粒可能造成的健康危害展開評估,調查結果可能會在今年下半年出爐。

環保組織Orb Media調查11品牌、259瓶瓶裝水結果發現93%含有塑膠微粒。圖為示意圖。(陳柏州/大紀元)

塑料微粒對人體的危害

雖然有關塑料微粒對於人類健康的影響,目前尚沒有完整的調查報告,但是,研究人員表示,這些塑膠確實有可能在體內釋放出有毒物質,有些碎片非常的小,它能夠穿透人體組織,引發免疫系統的相關病變。

《人體攝入的塑料微粒》報告同時指出,在自來水和瓶裝水、啤酒中都發現有塑料微粒,只是瓶裝水中的數量遠遠大於自來水中;成人每年從空氣、飲料、食物中攝入的塑料微粒平均爲 39,000到52,000個。而美國人每年通過飲食和呼吸攝入的微粒竟可達74,000到121,000個。

負責該項研究的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學者凱蘭·考克斯(Kieran Cox)說,本次調查範圍只包括了魚、貝類、糖、鹽、啤酒、水和城市空氣等物質,大部分食物比如麵包、肉類、乳製品和蔬菜等以及瓶裝飲料還沒有經過測試,這意味著人們實際吃下的塑料微粒可能高出調查結果許多倍。

現實生活中塑料微粒幾乎無處不在,人們幾乎無從避免。但是基於兩個原因,梅森說我們應該更加關注瓶裝水的塑料污染問題:第一,喝瓶裝水比直接用杯子直接接自來水會喝到更多更多的塑料;第二,瓶裝水消費量巨大。

考克斯則說,研究讓他發生了徹底的改變,「我絕對避免塑料包裝,並嘗試儘可能不喝瓶裝水。」@*

國發會推英語情境體驗 孩子遊戲中快樂學英文

出國前大家一定會帶上感冒藥、腸胃藥,但有一劑出國必備良藥不可不帶,那就是飯店英語!!!讓你住飯店不光是拿出護照,更能拿出流利的飯店英語。至少要聽懂外國reception或front desk 櫃檯人員所說的英語,才能順利辦好入住手續及瞭解飯店裡的各項服務設施喔!

為將「2030雙語國家政策」更深入地推廣給中南部的民眾,國家發展委員會特地將「7/13英語情境體驗活動」移到台南的安平留l’eau飯店辦理。活動以「飯店CHECKIN趣」為體驗內容,在飯店裡舉辦英語對話闖關活動,報名體驗的民眾,完全免學費就可以學習從飯店櫃檯到房務用品等英語對話,民眾可以一下子當住客一下子當服務人員,與外籍老師來段逼真的英語對話,趣味闖關方式,比花錢參加夏令營還好玩。

臺南近年來已晉身為臺灣的觀光大城,幾乎所有國外的觀光客都會把歷史悠久的臺南列入必遊行程。這時,站在觀光第一線的服務人員,如櫃檯員receptionist、門房concierge、行李員bellman等職務的英語能力就非常重要了,特別是當旅客打電話來確認自己的訂房狀況時,接起電話是否可以直接用英語流利對答,就是一間飯店的門面,足以讓話筒那頭的旅客瞭解到飯店的專業度。

負責協助本場英語情境體驗活動的Wes Davies老師提到,以他經常在臺灣各地趴趴走的經驗,他覺得臺灣人普遍熱情親切,也因為這樣,他要提醒臺灣想學英語的朋友們,不要排斥跟外國朋友交談與練習英語的機會,害怕講錯,絕對是學習語言的阻力。而且,外國朋友都不會覺得你的英語講錯有什麼要緊,他們也會適度回饋正確的說法。再者,上網多利用英語學習資源,也是一種很好的方法。

有意提升英語能力並瞭解2030雙語國家政策的民眾,可以到http://line.me/ti/p/@ylb1336g加line好友,並關注「雙語國家Bilingual Nation」臉書粉絲團,便可長期接收英語學習資源。另外國發會還提供雙語資料庫學習資源網https://bilingual.ndc.gov.tw/ 給需要的民眾做免費的英語學習素材。

電腦BUG一詞的由來 1940年代昆蟲誤闖電腦引發當機

電腦工程師最討厭BUG,在電腦系統或程式中,如果隱藏一些未被發現的缺陷或問題,人們也叫它們BUG,但您知道嗎?「電腦中的BUG」一詞被開始廣泛使用,還真的來自一隻誤闖電腦的昆蟲!

 ID-1973726

▲葛麗絲‧哈柏是一位天才電腦科學家和女性主義者。(圖/wikipedia)

要談電腦BUG一詞的濫觴,得先認識這一名奇女子:葛麗絲‧哈柏(Grace Hopper, 1906-1992),她是前美國海軍准將及天才電腦科學家,同時也是世界最早的一批程式設計師之一,創造出現代第一個編譯器A-0系統,以及第一個進階商用電腦程式語言COBOL。

 ID-1973727

▲葛麗絲‧哈柏1983年獲拔擢為海軍准將。(圖/wikipedia)

西元1940年代中期,哈柏以海軍少尉的階級,加入軍方在哈佛大學展開的馬克一型(Harvard Mark I)計畫,成為這台電腦的第一位專職程式設計師。後來,馬克二型(Harvard Mark II)某一天因為不明原因當機,整個團隊一頭霧水,哈柏經過抽絲剝繭,發現竟是一隻飛蛾誤闖繼電器(Relay)造成短路。她事後將飛蛾的殘骸以透明膠帶貼在研發記錄本上,表示「發現第一例真實的BUG」,造成電腦停止運作。

 ID-1974201

▲葛麗絲‧哈柏寫道:「發現第一例真實的BUG」。(圖/wikipedia)

此後這個部門中,凡是引起電腦停止運作的錯誤,都被稱為BUG,找出錯誤則稱為DEBUG,形成日後電腦程式除錯的名稱起源。如今,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中,還可以看到這個遺稿。要釐清的是,「電腦裡有BUG」的說法在哈柏遭遇飛蛾事件之前就已存在,直到這隻蛾的出現,才讓電腦BUG一詞更加廣泛被使用。此外,BUG被用來指稱工程上的錯誤,大約出現在1870年代,早在電腦出現之前就存在了,據稱目前找到最早的證據來自發明家愛迪生1878年的書信。

「緊急出口」小綠人是誰?真實身份大揭密 背後藏悲慘故事

大家對緊急出口上的「小綠人」都很熟悉,只要是在公共場合都可以看見這一盞求生的「明燈」,其實名揚全球的小綠人是由日本人創造的,不僅擁有屬於自己的名字「皮克托先生(ピクトグラム)」,背後還藏有一段相當沉痛、用人命堆疊而來的故事。

 ID-1962658

▲小綠人背後的故事相當沉痛。(圖/Pexel)

日本大阪千日百貨在1972年時發生了一場大火,造成188人死亡,隔年熊本大洋百貨再次因火災奪走104條人命,事後檢驗中發現,因為火災時的煙霧造成視線不佳,許多民眾在慌亂中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闖,最後紛紛死在逃生門前。日本過去緊急出口的號誌並沒有統一,導致民眾對逃生標誌不熟悉,在緊急時刻無法立刻反應,耽誤了逃生的黃金時間,這兩起用人命堆起的事故拉響了公共安全的警鐘,也顯示避難出口標誌「設計不良」的致命問題。

 ID-1419457

▲因為找不到緊急出口而喪生火窟。(示意圖/Pixabay)

日本消防安全協會在1978年舉辦了「緊急出口標誌」的設計大賽,總共收到了超過3300件投稿,最後由小谷松敏文的「小綠人」標誌取得了優勝,小人奔向逃生出口的動作線條簡潔、一目瞭然,也不需要另附文字說明,而且採用了紅色的對比色作為基調,在火災現場中也更顯眼。這項設計在1982年時由多摩美術大學的太田幸夫教授改良,優化了肢體動作和頭身比例,之後被統一應用在日本的公共場合當中。後來「小綠人」參加了國際ISO安全標誌大賽,雖然其他國家也有很不錯的設計,但評審們將小綠人跟其他逃生標誌進行對比,發現從遠處看小綠人的清晰度高出兩成,在煙霧中的辨識度更高出一成,於是小綠人在國際賽中脫穎而出,不僅獲得國際標準化組織認證,如今也成為全球通用的緊急出口標誌。

 ID-1962719

▲小綠人改良後成為全球通用的緊急標誌。(圖/翻攝自微信號)

 ID-1962721

▲日本人成立了「皮克托先生」協會。(圖/翻攝自微信號)

之後小綠人更被廣泛的使用起來,為人們「示範」了許多危險動作以示警惕,日本人民為了感謝他的辛勞,將小綠人取名為「皮克托先生」,更為此成立了一個協會,簡介中寫著:我們的生活中充滿了皮克托先生,卻不知道他多麼悲慘,他一直不斷遭遇不幸,這全是為了告訴人們前方有危險,他總是在犧牲自己,我們應該尊敬他感謝他。(編輯:周羿彣)

 ID-1962720

▲皮克托先生經常「示範」許多危險動作。(圖/翻攝自微信號)

「三體作家」劉慈欣 獲頒布蘭岱斯大學榮譽博士

檢視相片

檢視相片

檢視相片

檢視相片

影片來源:記者劉晨懿之

布蘭岱斯大學(Brandeis University)19日畢業典禮,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科幻作家之一、「三體」系列作者劉慈欣頒發榮譽文學博士學位。劉慈欣出席領取,獲得全場師生熱情歡呼。

他受訪時說,作為一個科幻小說作家,科幻文學一直處於邊緣狀態;今天能在這樣一個優秀大學獲頒榮譽博士學位,說明現在中國科幻文學逐漸產生影響力,進入主流視線。

談及中美科幻文學差距,他說,當前中心仍在美國,中國總的來看規模還較小,作家數量較少,同時缺少有影響力的作品。不過,中國科幻文學的當下發展如上世紀30年代科幻文學黃金時代的美國一樣,因此他看好發展前景。

劉慈欣說,他當前花費相當大的經歷將自己的作品以影視形式呈現。他認為,相較於文字,科幻更適合用圖像來表現,因為文字很難描繪現實中沒有的想像。他認為,未來科幻與新技術結合,如網絡傳播影視和高科技製作的科幻電影,將是最有前途的科幻展現方式,他將努力繼續提供最好的原創內容。

談到書迷關心的「三體」電影,他說,外景已經拍攝完成,項目仍在進行中。科幻電影投入大,國內經驗較少,特別是大成本科幻片,需要時間來發展。流浪地球出乎意料的成功,比預想提前五至十年;雖然有不成熟的地方,但總的來說是巨大成功,對中國科幻片未來發展打下良好基礎。

對於當下畢業生,劉慈欣說,現在社會與他當年完全不一樣,職場競爭更激烈,當然機會也更多。他認為,畢業生要做好一個平衡,自己熱愛的事情與生存的平衡;可能沒法一工作就找到自己熱愛的事情,有一個適應和生存過程。正如他自己不可能一畢業就從事他最喜歡的科幻小說創作,當時市場無法養活科幻小說作家,因而只能先做工程師,生活穩定後再從事興趣的,走入專業。他建議,不能太理想主義,但也不能被現實磨掉所有棱角;工作若只是為了生存,也是悲劇。

當天畢業典禮主題演講談到反猶太和種族歧視等問題。劉慈欣說,正如演講者所說,現在雖然互聯網把世界連到一起,但由於不同文化的衝突和其他因素,世界又在分裂中,確實是人類當前面臨的巨大挑戰。但是,他對世界發展仍保持樂觀,一路走來,人類實際剛剛從比當前更大危機中走出來,當時的冷戰讓世界隨時面臨著毀滅邊緣;而當前的危機,如種族歧視、環境惡化和恐怖主義等,與當時相比還是小很多。他相信人類的理智和文明發展會克服眼前危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