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笑話分享~

國文系的功力:

有一日上國文課
老師說:「以後上網發言不要再隨便自稱“筆者”因為現在根本沒人用筆寫字」
學生反問: 「那要怎麼稱呼?」
老師說: 「鍵人」

學生接著問: 「那用滑鼠的人呢?」
老師說: 「叫鼠輩」

學生又問: 「那智慧型手機都用觸控式的.又沒鍵盤、沒滑鼠、又該怎麼稱呼?」
老師說: 「叫觸生」

鹹魚飯

課堂上老師進行國文聽寫測驗,

全班最用功的阿英坐在老師面前第一個位置。

老師讀:「嫌犯」。

阿英立刻在筆記寫上「鹹飯」。

老師不小心瞄到阿英的卷子,但又不忍讓她難堪,就提高音量:「嫌疑犯!」

只見阿英遲疑一秒,似有頓悟提筆將「鹹飯」改成「鹹魚飯」。

老師再瞄完後差點暈倒,於是提高音量說,是「犯人的嫌疑犯!」

阿英聽了覺得很有道理,於是再加上三個字:「飯冷的鹹魚飯」,
因為阿英聽過媽媽說,用隔夜冷飯炒出來的比較好吃。

老師再也忍不住了,用翻白的眼神對著阿英,我說是「有一位嫌疑犯!」

阿英用顫抖的筆跡慢慢寫下魷魚味鹹魚飯。

老師只好走到阿英身邊,然後手按阿英的肩膀說,
是那種「罪大惡極要死 的嫌疑犯。
阿英怯怯地塗掉先前所寫,
然後又改成「嘴大餓極要食的鹹魚飯」…..

【太嫩】如果謝依涵、李宗瑞、鄭捷、魏應充四個人關在同一間舍房,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狀況

中午用餐結束。

「魏董,我泡了咖啡給你喝呦~」謝依涵端著咖啡,靠上魏應充,右手上的咖啡匙,不斷地在咖啡杯裡攪拌著,還刻意彎腰,露出微乳溝。

「不用了…不用了….」充哥雙手合十婉拒。「妳也算小有名氣,我知道妳。」魏應充客氣的回道。

「大家關在一起也是緣分!來!我請大家喝香檳!」。不改富少習性,即便是在獄所,李宗瑞仍然像在夜店一般,熱情地招呼大家。

「依涵,喝一下喔!」李宗瑞一邊講,一邊把手機架好,開啟錄影模式。此時,他瞄到了一個紅色的身影。

「你拿水果刀幹嘛?」

「切水果給大家吃….」鄭捷緩緩回道。

四個人各據一角,整間舍房瀰漫著爾虞我詐、你搞我、我搞你的氛圍。

忽然,謝依涵臉色發白,直冒冷汗,雙手捧肚;沒多久,李宗瑞和鄭捷,也出現了相同的症狀。

唯獨充哥一人,沒事兒的端坐一角。

「魏董,你……..」三人面容扭曲看著魏董。

「呵呵…..」充哥放下手上的「靜思語」。

「看守所也是用我的油啊!年輕人,你們還太嫩。」